西班牙關停最后的煤礦、取消太陽能稅 大力發展可再生能源

2021-09-24 18:12 來源: 打印 掃碼手機看

  二十年前還是以煤炭為支柱能源的西班牙,現在只剩下最后一座煤礦,并將于今年12月關停。西班牙的目標是,到2030年,74%的電力由可再生能源提供。

  近年來,在政府的政策引導下,西班牙可再生能源電力的占比不斷提升。2019年,西班牙政府通過了《國家綜合能源與氣候計劃(2020—2030)》,該計劃明確提出,到2030年,國內可再生能源電力占比要達到74%。然而,西班牙曾經是一個以化石能源為支柱能源的國家,能源轉型也經歷了一番波折。

  最后一個煤礦將于今年12月關停

  煤礦工程師何塞·曼努埃爾·佩雷斯·羅德里格斯(Jose Manuel Perez Rodriguez)回憶起上大學時,老師教授他們可再生能源方面的知識時,笑了。

  “我的老師說,好吧,我會教你們這個,但估計沒什么用。”羅德里格斯說,“因為可再生能源利潤微薄,成本高昂。我們只要學好煤炭方面的知識就行了。”

  20年后,羅德里格斯在西班牙阿斯圖里亞斯省的最后一家燃煤電廠工作。他的工作內容是制定計劃,將其改造成一家綠色氫能工廠。

  作為西班牙電力公司EDP氫能項目的負責人,羅德里格斯對于煤炭從西班牙能源結構中消失的速度感動震驚。

  “每一年都在發生巨大變化。”他說,“我們預計明年西班牙的能源結構會更‘綠’,但能源行業變化速度比我們預期得更快。”

  3年前,西班牙政府與工會和能源公司簽署協議,關停燃煤電廠,提前淘汰煤炭,同時對可再生能源行業進行投資。

  西班牙的能源轉型被命名為“公正過渡”(Transicion Justa),已經成為從化石能源快速向可再生能源過渡的一個模型。現在,西班牙只有一個煤礦仍在運營中,并將于今年12月關停。

  與游說團體推動擴大煤炭生產的澳大利亞不同,西班牙已經接受了實現能源轉型勢不可擋這個現實。西班牙能源巨頭伊比德羅拉公司(Iberdrola)首席執行官安吉利斯·桑塔瑪利亞(Angeles Santamaria)表示,她的公司不會再對任何一個煤炭項目進行投資。

  “我們不會關注任何煤炭相關的項目,煤炭對我們來說已經是過去時了。”桑塔瑪利亞說,“未來的能源完全是圍繞可再生能源的,有許多相關技術可以開發。”

  當有人指出,現在澳大利亞靠煤炭產業每年仍然可以賺取數十億美元時,桑塔瑪利亞笑著說:“在西班牙語中,我們有一種說法:‘那些日子已經屈指可數了。’這是一個不能長久的行業。”

  進行能源轉型

  長期以來,西班牙一直存在轉向可再生能源的經濟方面的迫切原因。西班牙未能從煤炭出口中獲得豐厚的利潤,相反,政府花費了數十億美元來補貼煤礦。

  自上世紀90年代以來,西班牙政府一直在與工會作斗爭,爭取關閉煤礦。2015年,西班牙簽署了《巴黎協定》,加上歐盟決定逐步取消對煤炭開采的補貼,使西班牙煤炭行業的衰退不可避免。

  澳大利亞堅持認為,即使該國的主要貿易伙伴都制定凈零排放目標,煤炭仍將保持盈利數十年。但在西班牙,這被視為“神奇”的想法。

  羅德里格斯認為,如果澳大利亞不對能源結構進行調整,很快就會面臨碳關稅的問題。

  羅德里格斯說:“我認為或早或晚,世界上的各個國家和地區都會效仿我們現在在歐洲采取的做法。”

  這種轉變可能會得到企業的支持,但對于那些靠煤炭產業支撐的社區來說,這是一個沉重的打擊。

  位于西班牙西北海岸的阿斯圖里亞斯以凱爾特風笛、傳統民間舞蹈和蘋果酒而聞名,這里的人同樣為通過2個世紀的煤炭開采而為西班牙的工業化提供動力而感到自豪。

  今年30出頭的盧克斯·迪亞茲·羅薩達(Lluques Diaz Rozada)一邊喝著蘋果酒一邊很自豪地說,他全家都在礦山工作過。

  “我家里的每個男丁——包括我的父親、我的兄弟、我的叔叔、我的祖父、我的曾祖父,都在煤礦工作過。現在我成了一名電工,因為這里沒有煤礦了。”

  羅薩達的一些朋友仍在國有煤炭公司Huunosa工作,然而,他們從事的是礦山復墾工作,而不是煤炭開采。

  根據西班牙能源轉型“公正過渡”的協議,年長的礦工可以提前退休并獲得相對豐厚的養老金,平均每個月可以領到3700美元,但羅薩達擔心他們這一代人的情況可能沒有那么樂觀。

  “每天我唯一看到的就是朋友的離開。他們有專業的技能、經驗豐富,而且樂于學習,但最終他們不得不離開這里,接下來會發生什么?我們的未來會發生什么?我不知道。”羅薩達憂心忡忡地說。

  在數百公里之外的馬德里,西班牙能源大臣薩拉·奧格森(Sara Aagesen)敦促大家保持耐心。她負責確保西班牙能源供應充足和實現公正的轉型。

  薩拉·奧格森出生于1976年,與曾經經歷過煤炭“黃金時代”的官員不同,她毫不掩飾地希望西班牙煤炭行業早日終結。

  “如果你問我西班牙煤炭行業的壽命還有多長,我會說有可能是10年或者15年,絕不會比這更長。”她說。

  “我認為地球已經給了我們很多信號。我們需要阻止災難性氣候變化的發生,越早越好。”薩拉·奧格森補充說。

  薩拉·奧格森意識到,西班牙成功實現能源轉型的話,對于應對氣候變化將起到非常正面的榜樣作用,因為其他國家正在考慮制定類似的協議。薩拉·奧格森堅稱,投資正在推動阿斯圖里亞斯的經濟轉型。

  “可能有人覺得得到答案的速度還不夠快,但我認為一切都會好起來。”她說,“我們不會讓一個人掉隊。我們的目標之一就是不會對西班牙的就業情況產生影響。我認為我們可以做到這一點。”

  關停煤礦遭到西班牙歷屆政府都感受到了煤炭社區對關閉煤礦的憤怒。

  在Pozo Soton煤礦關停的時候,退休礦工合唱團齊聚一堂,高唱工會會歌《圣巴巴拉》表示抗議。數十年來,該行業都是采取這種方式來抗議政府關閉煤礦的。

  2012年,在政府削減補貼后,阿斯圖里亞斯的礦工與警察發生了激烈的爭斗,甚至向警察發射火箭。1萬名礦工和支持者在馬德里游行,試圖迫使政府做出讓步。

  在政府保證讓年長礦工提前退休,并大量投資為失業礦工創造新的工作崗位后,工會才同意支持能源轉型。

  當退休礦工合唱團在練習結束后享用蘋果酒時,他們對年輕人的未來感到擔憂。獨奏家哈維爾·托拉爾(Javier Toral)說,幾十年來,政客們一直承諾在阿斯圖里亞斯創造新的產業。

  “事實上他們沒有創造任何有價值的東西,他們沒有做任何有用的事情。”他說。

  他的同伴馬里奧·科托(Mario Coto)說,為新企業提供的資金被不法商人竊取了。

  “他們做的唯一一件事就是利用他們收到的贈款來成立公司,然后,他們關閉了公司,帶著贈款離開。他們拿走了錢,這里的人沒有看到公司也沒有得到錢,一無所有。”科托說。

  但也不是每個人都在抱怨。哈維爾·托拉爾的兒子安吉爾(Angel)是西班牙最后的煤礦工人之一,他說他期待今年退休,今年他才44歲。

  “不用再工作了,沒有什么比這更好的消息了。”安吉爾說。

  可再生能源蓬勃發展

  雖然政府在撥款創建新產業方面未見成效,但西班牙的可再生能源行業正在蓬勃發展。今年5月,可再生能源提供了西班牙50%以上的電力,西班牙政府更是設定了到2030年實現74%的電力來自可再生能源的目標。

  在就“公正過渡”協議進行談判的同時,西班牙政府取消了所謂的“太陽能稅”——擁有太陽能電池板的家庭需要額外付錢才能與電網保持連接。此舉大大推動了太陽能產業的發展。

  阿斯圖里亞斯并沒有像西班牙陽光明媚的地區那樣受益。該地區的夏季涼爽,而且經常出現大霧。

  但投資者看到了在當地發展綠色氫的巨大潛力。

  羅德里格斯說:“我們有電力、有水,毗鄰大海和港口,生產出氫氣可以進行直接出口,而且在離我們這里不遠的地方擁有可再生能源。所以我們認為發展氫能是一條不錯的路子。”

  發展風能產業是西班牙實現從化石能源向可再生能源轉型的關鍵,該國目前的風電裝機容量在歐洲國家中排第二位。西班牙計劃在未來10年將該國的風電裝機容量再翻一番。

  伊比德羅拉公司剛剛在阿斯圖里亞斯建造了一系列巨大的風電場,并表示在2030年之前,將在可再生能源行業投資2500億美元。桑塔瑪利亞認為,對清潔能源投資比化石能源更具有成本效益。

  “可再生能源行業的重大變化在于成本的下降和技術的發展。”桑塔瑪利亞說,“15年前太陽能發電比燃氣發電的成本高,今天在我們經營的許多地方,太陽能發電已經成了最便宜、最具競爭力的發電方式。”

  在歐洲,可再生能源電力如此便宜的主要原因之一是高昂的碳價。2005年,歐洲啟動了全球第一個國際碳排放交易計劃。

  今年5月,主要得益于雄心勃勃的氣候目標,歐洲的碳價幾乎翻了一番,電價也出現飆升。

  “用煤發電的主要成本來自排放二氧化碳。”羅德里格斯說,“所以市場因素和環境因素是相互關聯的。”

  面對能源轉型的挑戰,西班牙認為自己站在正確的歷史方向上。該國希望11月在格拉斯舉行的第二十六屆聯合國氣候變化大會能讓那些擁抱“綠色未來”的國家的生活變得更輕松一些。

免責聲明:電力設備市場網信息來源于互聯網、或由作者提供,其內容并不代表本網觀點,僅供參考。如有侵犯您的版權或其他有損您利益的行為,我們會立即進行改正并刪除相關內容。
日韩亚洲AV人人夜夜澡人人爽-无码人妻精品中文字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