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革開放40年我國電力發展十大成就

2018-12-03 15:17 來源: 打印 掃碼手機看

  1978年,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作出了改革開放的偉大歷史抉擇,開啟了我國經濟社會發展的全新歷史征程。40年來,我們黨團結帶領全國各族人民不懈奮斗,國民經濟蓬勃發展,經濟總量連上新臺階,實現了綜合國力和國際競爭力由弱變強、人民生活水平從解決溫飽到邁向小康的偉大飛躍。

 改革開放40年,我國經濟發展取得了令世界震撼的偉大成就,創造了持續高速增長的奇跡。電力工業作為重要基礎產業,伴隨著國民經濟發展走出了一條波瀾壯闊的改革突破之路,實現了歷史性的大跨越。40年間,在改革開放的大背景下,電力工業持續快速發展,在發展速度、發展規模和發展質量方面取得了巨大成就,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電力工業在支撐國民經濟年均增速9.5%的發展奇跡的同時,也同步書寫下自身的發展奇跡。

  一、電力供給能力實現跨越式增長,成為社會經濟發展的堅實保障

  改革開放的40年,是我國經濟發展書寫奇跡的40年。我國的經濟規模從1978年的3679億元人民幣增長到2017年的82.71萬億元人民幣,占世界經濟的比重由1978年的1.8%上升到2017年的16%。從2010年起我國穩居世界第二大經濟體。在這樣的發展奇跡的背后,是我國電力工業作為國民經濟發展最重要的基礎產業,為經濟增長和社會進步提供的強力保障和巨大動力。

  電力供給能力實現跨越式快速大幅增長。1978年底,我國發電裝機容量為5712萬千瓦,發電量為2565.5億千瓦時,僅相當于現在一個省的規模水平。人均裝機容量和人均發電量還不足0.06千瓦和270千瓦時。發電裝機容量和發電量僅僅分別位居世界第八位和第七位。改革開放之初的電力發展規模不但遠低于世界平均水平,也因為嚴重短缺成為制約國民經濟發展的瓶頸。

  改革開放開啟了電力建設的大發展,此后經歷9年時間,到1987年我國發電裝機容量達到第一個1億千瓦,此后又經歷8年時間,到1995年達到2.17億千瓦。到了1996年,裝機容量達到2.4億千瓦,發電裝機容量和發電量躍居世界第二位,僅次于美國。2006年起,每年新增發電裝機在1億千瓦左右。2011年,我國發電裝機容量與發電量超過美國,成為世界第一電力大國。2015年,我國裝機容量達到15.25億千瓦,人均發電裝機容量歷史性突破1千瓦。

  2017年底,我國裝機容量達到17.77億千瓦,發電量64171億千瓦時,人均發電裝機容量1.28千瓦,分別是1978年的31倍、25倍、21倍。40年來我國電力工業從小到大,從弱到強,實現了跨越式快速發展。

  高參數大容量發電機組成為主力。改革開放初期,我國電力科技水平較為落后,中國只有為數不多的20萬千瓦火電機組,30萬千瓦火電機組尚需進口。核電站直到20世紀80年代才在國外的幫助下建成。40年來,隨著技術進步及電源結構的優化,目前我國不僅在裝機總量和發電量上是世界大國,而且電力裝備業也已全面崛起,并已躋身世界大國行列。我國裝備了具有國際先進水平的大容量、高參數、高效率的發電機組。2017年底單機100萬千瓦及以上容量等級的火電機組容量占比達到10.2%,30萬千瓦、60萬千瓦及以上機組已分別占火電總裝機容量的34.7%和34.5%。在水電方面,單機30萬千瓦及以上容量機組占水電裝機容量近50%。目前,30萬千瓦、60萬千瓦及以上大型發電機組已成為電源的主力機組,并逐步向世界最先進水平的百萬千瓦級超超臨界機組發展。

  二、電網規模不斷壯大,服務人口居世界首位

  改革開放40年來,在電源供應快速發展的同時,我國電網建設規模也在不斷擴大,變電容量、線路回路長度快速增長,電力輸送、資源配置能力持續提升。電網建設保證了新增17億千瓦電源并網,滿足了新增6萬億千瓦時電量需求。自2009年電網規模超過美國躍居世界第一位以來,我國全球第一大電網的位置得到進一步鞏固。

  電網規模不斷擴大。1978年我國35千伏以上輸電線路維護長度僅為23萬千米,變電設備容量為1.26億千伏安,到2017年底,我國35千伏級以上輸電線路長度已達到182.6萬千米,變電設備容量已達到66.3億千伏安,分別是1978年的7.9倍和52.6倍。電網建設保證了新增17億千瓦電源并網,滿足了新增6萬億千瓦時電量需求,支撐了社會經濟快速發展,服務人口位居世界首位。

  跨區輸電能力大幅提升。改革開放之初,我國電網主要以相對孤立的省級電網、城市電網為主,省份之間的聯系很少,并且很多地區沒有電網覆蓋。1979年,結合我國能源資源稟賦與用電負荷中心逆向分布的國情,國家先后明確了電力工業發展要走聯網道路,要走“西電東送”道路。1989年,第一條±500千伏葛滬直流輸電線路將相距約2000千米的四川與上海聯系到一起,拉開了跨區聯網的序幕。2011年11月,隨著青藏±400千伏聯網工程的投運,除臺灣外,全國聯網格局基本形成,資源配置能力在世界首屈一指。

  黨的十八大以來,特高壓工程建設進一步加速,全國電力聯網進一步加強,跨省跨區送電能力得到提升。隨著哈鄭直流、賓金直流、寧浙直流、錫泰直流、扎青直流等重點工程投產,截至2017年底,國家電網建成“八交十直”特高壓交直流工程,2017年跨區跨省輸電能力達到1.9億千瓦。南方電網建成“八交十直”18條500千伏及以上西電東送通道,送電規模超過5000萬千瓦。

  中電聯數據顯示,截至2017年底,全國跨區輸電能力達到1.3億千瓦。其中,交直流聯網跨區輸送能力超過1.1億千瓦,點對網跨區輸送能力1334萬千瓦。2017年全國跨區輸送電量4236億千瓦時,省間輸出電量11300億千瓦時。

  電網電壓等級不斷提升。改革開放之初,我國電網最高電壓等級為330千伏,1981年第一條500千伏超高壓輸電線路——河南平頂山至湖北武昌輸變電工程竣工。1989年第一條±500千伏超高壓直流輸電工程——葛洲壩至上海直流輸電工程,單極投入運行。2005年第一個750千伏輸變電示范工程青海官亭至甘肅蘭州東正式投運。2009年建成投運第一條1000千伏特高壓輸電線路(晉東南—荊門),我國電網進入特高壓時代。2010年建成投運兩條±800千伏特高壓直流輸電線路(云廣、向上),我國又迎來特高壓交直流混聯電網時代。目前正在建設的±1100千伏新疆準東—安徽皖南特高壓直流輸電線路(3324千米),年底將建成投運,屆時將再創記錄。

  三、電源結構日趨多元化和清潔化,成為能源轉型的主導力量

  改革開放40年來,電力發展在經濟社會發展的不同階段有著不同的發展思路。整體而言,逐漸由初始的規模導向、粗放式發展過渡到以“創新、協調、綠色、開放、共享”五大發展理念為引領的綠色低碳發展理念。經過40年的發展,我國電源投資建設重點向非化石能源方向傾斜,電源結構持續向結構優化、資源節約化方向邁進,形成了水火互濟、風光核氣生并舉的電源格局,多項指標世界第一,綜合實力舉世矚目。

  電力投資結構深刻變化,新能源發電投資占比顯著提高。2017年,太陽能、風電、核電、水電、火電發電投資占電源總投資比重為9.8%、23.5%、15.7%、21.4%、29.6%。火電及其煤電投資規模大幅下降,為2006年以來最低水平。2017年,國家大力推進防范化解煤電產能過剩風險工作取得成效,全年燃煤發電投資706億元,帶動火電投資同比下降23.4%。

  電源結構得到明顯改善。改革開放伊始,我國電源構成僅有火電與水電,結構較為單一,其中火電3984萬千瓦,占比69.7%,水電1728萬千瓦,占比30.3%。清潔能源發電量也只有水電的446億千瓦時。其他清潔能源則從零起步。經過40年的發展,特別是黨的十八以來,在“四個革命、一個合作”能源安全新戰略指引下,我國的電源結構已形成水火互濟、風光核氣生并舉的格局。截至2017年底,全國火電裝機11億千瓦(其中煤電9.8億千瓦),在全國裝機中占比62.2%;水電裝機3.4億千瓦,占比19.3%;核電裝機3582萬千瓦,占比2.0%;風電裝機1.63億千瓦,占比9.2%;太陽能發電裝機1.29億千瓦,占比7.3%。

  水電長期領先,綜合實力舉世矚目。我國水電發展起步較早,并長期在世界水電領域保持領先的地位。2004年,以公伯峽水電站1號機組投產為標志,中國水電裝機容量突破1億千瓦,居世界第一。2010年,以小灣水電站4號機組為標志,中國水電裝機容量突破2億千瓦。2012年,三峽水電站最后一臺機組投產,成為世界最大的水力發電站和清潔能源生產基地。此后,溪洛渡、向家壩、錦屏等一系列巨型水電站相繼開工建設。2017年,中國水力發電裝機3.41億千瓦,發電量1.1945萬億千瓦時,分別占到全球水電總裝機容量、發電量的26.9%和28.5%。

  風光核后來居上,多項指標世界第一。2000年時,我國風電裝機僅有30多萬千瓦,2010年則突破4000萬千瓦,超越美國成為世界第一風電大國。2015年2月,我國并網風電裝機容量首次突破1億千瓦。1991年12月15日,我國自行設計、研制、安裝的第一座核電站——秦山一期核電站并網發電,從此結束了中國大陸無核電的歷史。目前中國大陸地區在用核電機組達38臺,裝機容量約3700萬千瓦;在建18臺,裝機容量約2100萬千瓦,總裝機容量和在建容量分列世界第四和世界第一。1983年,總裝機10千瓦的我國第一座光伏電站在甘肅省蘭州市榆中縣園子岔鄉誕生。近幾年光伏發電加速發展,光伏領跑者計劃、光伏扶貧計劃和分布式光伏全面啟動,國內光伏發電產業發展由政策驅使逐步轉向市場化,裝機容量實現爆發式增長。光伏發電新增裝機從2013年開始連續居于世界首位,并于2015年超越德國成為累計裝機全球第一。

  四、電力節能減排成效顯著,為大氣污染防治及應對氣候變化作出突出貢獻

  改革開放40年來,為緩解資源環境約束,應對全球氣候變化,國家持續加大節能減排力度,將節能減排作為經濟社會發展的約束性目標。40年來,電力行業持續致力于發輸電技術以及污染物控制技術的創新發展,目前煤電機組發電效率、資源利用水平、污染物排放控制水平、二氧化碳排放控制水平等均達到世界先進水平,為國家生態文明建設和全國污染物減排、環境質量改善作出了積極貢獻。

  電力能效水平持續提高。1978年全國供電煤耗471克/千瓦時,電網線損率為9.64%,廠用電率6.61%。改革開放以來,受技術進步,大容量、高參數機組占比提升和煤電改造升級等多因素影響,供電標準煤耗持續下降。截至2017年底,全國6000千瓦及以上火電廠供電標準煤耗309克/千瓦時,比1978年降低162克/千瓦時,煤電機組供電煤耗水平持續保持世界先進水平;電網線損率6.48%,比1978年降低3.16個百分點,居同等供電負荷密度國家先進水平;全國6000千瓦及以上電廠廠用電率4.8%,比1978年降低1.81個百分點。

  電力環境保護基礎建設與改造全覆蓋。改革開放之初,我國以煤為主要燃料的火電廠對環境造成嚴重污染,1980年,我國火電廠粉塵排放量為398.6萬噸,二氧化硫排放量為245萬噸。1990年,電力粉塵、二氧化硫和氮氧化物化物排放量為362.8萬噸、417萬噸、228.7萬噸。改革開放40年來,電力行業嚴格落實國家環境保護各項法規政策要求,火電脫硫、脫硝、超低排放改造持續推進,截至2017年底,全國燃煤電廠100%實現脫硫后排放,已投運火電廠機組92.3%實現煙氣脫硝,全國累計完成燃煤電廠超低排放改造7億千瓦,占全國煤電機組容量比重超過70%。

  電力排放績效顯著優化。2017年,全國電力煙塵、二氧化硫和氮氧化物排放量分別約為26萬噸、120萬噸和114萬噸,分別比1990年下降336萬噸、297萬噸和114.7萬噸,在全國火電裝機大幅增長的情況下,污染物總排放量顯著下降。目前,單位火電發電量煙塵排放量、二氧化硫排放量和氮氧化物排放量分別為0.06、0.26和0.25克/千瓦時,已處于世界先進水平。在應對氣候變化方面,改革開放以來,碳排放強度不斷下降,2017年,單位火電發電量二氧化碳排放約844克/千瓦時,比2005年下降19.5%。2006~2017年的10年間,通過發展非化石能源、降低供電煤耗和線損率等措施,電力行業累計減少二氧化碳排放約113億噸,有效減緩了電力二氧化碳排放總量的增長。40年來,電力行業為全球應對氣候變化作出突出貢獻。

  五、電力科技不斷創新超越,多項技術達到世界領先水平

  改革開放40年來,我國通過實施一大批重大科技項目,推動科技實力實現跨越式提升,實現了科技實力從“趕上時代”到“引領時代”的偉大跨越。40年來,我國出臺了多項能源科技發展規劃及配套政策,走出了一條引進、消化吸收、再創新的道路,能源技術自主創新能力和裝備國產化水平顯著提升。我國電力工業快速發展的背后,是電力科技實力不斷提升的支撐。目前,我國多項自主關鍵技術躍居國際領先水平。

  火電技術不斷創新,達到世界領先水平。高效、清潔、低碳火電技術不斷創新,相關技術研究達到國際領先水平,為我國火電結構調整和技術升級作出貢獻。超超臨界機組實現自主開發,大型循環流化床發電、大型IGCC、大型褐煤鍋爐已具備自主開發能力,二氧化碳利用技術研發和二氧化碳封存示范工程順利推進。燃氣輪機設計體系基本建立,初溫和效率進一步提升,天然氣分布式發電開始投入應用。燃煤耦合生物質發電技術已在2017年開展試點工作。

  可再生能源發電技術已顯著縮小了與國際先進水平的差距。水電、光伏、風電、核電等產業化技術和關鍵設備與世界發展同步。中國水電工程技術挺進到世界一流,特別是在核心的壩工技術和水電設備研制領域,形成了規劃、設計、施工、裝備制造、運行維護等全產業鏈高水平整合能力。風電已經形成了大容量風電機組整機設計體系和較完整的風電裝備制造技術體系。規模化光伏開發利用技術取得重要進展。核電已經從最初的完全靠技術引進,到如今以福清5號機組和防城港3號機組為代表的“華龍一號”三代核電技術研發和應用走在世界前列,四代核電技術、模塊化小型堆、海洋核動力平臺、先進核燃料與循環技術取得突破,可控核聚變技術得到持續發展。

  電網技術水平處于國際前列。掌握了具有國際領先水平的長距離、大容量、低損耗的特高壓輸電技術,我們運行著全球最大的電網,使之成為我國大范圍資源優化配置的重要手段。電網的總體裝備和運維水平處于國際前列。特高壓輸電技術處于引領地位,掌握了1000千伏特高壓交流和±800千伏特高壓直流輸電關鍵技術。已建成多個柔性直流輸電工程,智能變電站全面推廣,電動汽車、分布式電源的靈活接入取得重要進展,電力電子器件、儲能技術、超導輸電獲得長足進步。

  前沿數字技術與電力技術的融合正在成為新的科技創新方向。當前,發電技術、電網技術與信息技術的融合不斷深化,大數據、移動通信、物聯網、云計算等前沿數字技術與電力技術的融合正在成為新的科技創新方向,以互聯網融合關鍵技術應用為代表的電力生產走向智能化。我國已開展新能源微電網、“互聯網+”智慧能源、新型儲能電站等示范項目建設,正在推動能源互聯網新技術、新模式和新業態的興起。

  六、電力企業國際競爭力顯著提升,成為壯大綜合國力的重要力量

  改革開放40年來,國有企業改革成為整個中國經濟體制改革主線的縮影,伴隨著經濟的快速發展和經濟規模的不斷擴大,大型企業由少到多、由弱變強,有效支撐了社會經濟發展。40年來,在由計劃經濟體制到市場經濟體制的變革中,我國電力企業攻堅克難勇于變革,一路發展壯大,在規模、能力、管理、技術等方面不斷創造新紀錄,從“摸著石頭過河”到滿懷信心“走出去”,電力企業的自身實力和國際影響力不斷提升,成為我國改革開放40年電力發展成就的醒目標志。

  電力企業綜合實力和國際競爭力顯著提升。改革開放以來,我國電力企業經過了集資融資、政企分開、轉換企業經營機制、廠網分開、配售分開的多輪改革洗禮。通過改革和資產重組、企業再造、管理創新,電力企業在資產規模不斷擴大的同時,逐步建立現代經營管理理念,企業盈利能力不斷增強,企業核心競爭力和抗風險能力不斷提高,企業發展質量持續提升。2000年7月,國家電力公司首次入選美國《財富》世界500強。在2018年《財富》世界500榜單中,我國20余家電力企業上榜。其中國家電網公司營業收入達到3489億美元,自2016年起營收規模排名保持世界第二位。我國電力企業的國際競爭力持續提升。

  電力企業積極履行社會責任。改革開放以來,電力企業在保證自身安全效益、優質服務、資源節約和環境保護的同時,認真履行政治責任、經濟責任和社會責任,在推進供給側結構性改革、脫貧攻堅、污染防治、“一帶一路”建設、服務“三農”、搶險救災等工作中勇于擔當、積極作為,發揮了國有企業“六個力量”重要作用。2006年3月14日,國家電網公司首次對外發布企業社會責任報告。這是我國中央企業對外正式發布的第一份社會責任報告。2007年8月29日,中國華能集團公司發布年度社會責任報告,這是五大發電集團發布的首份社會責任報告。此后,中國大唐、中國華電、南方電網等也陸續發布年度社會責任報告。40年來,電力企業把改善人民生活、增進人民福祉作為工作的出發點和落腳點,成為壯大綜合國力、保障和改善民生的重要力量。

  七、電力體制市場化改革穩步推進,激發電力行業及社會經濟活力

  改革開放40年來,我國堅持市場化的改革方向不動搖,市場作為資源配置的主導地位不斷提升。改革開放促使國家創新創業煥發無限活力,也是推動電力工業快速發展的強大動力。40年來,在改革開放的大背景下,電力行業不斷解放思想深化改革,經歷了電力投資體制改革、政企分開、廠網分開、配售分開等改革。電力體制機制改革既是我國經濟體制改革的重要組成部分,也是我國壟斷行業走向競爭、邁向市場化的一種探索。電力領域每一次改革,都為電力行業以及社會經濟激發出無窮活力,產生深遠影響。

  電力投資體制改革促進投資主體多元化。改革開放前和改革開放初期,電力行業一直實行集中統一的計劃管理體制,投資主體單一,運行機制僵化,投資不足且效率低下。20世紀80年代初,為了解決電力短缺以適應國民經濟蓬勃發展的新局面,以1981年山東龍口電廠正式開工興建為標志,拉開了電力投資體制改革的序幕。此輪電力投資體制改革通過集資辦電、利用外資辦電、征收每千瓦時2分錢電力建設資金交由地方政府辦電等措施,吸引了大量非中央政府投資主體進行電力投資,打破了政府獨家投資辦電的格局,促進了電力投資主體多元化。這次改革比較成功地解決了電源投資資金來源問題,極大地促進了電力特別是電源的發展。1978年,全國電力裝機只有5712萬千瓦,到2001年底,全國各類電力裝機已經達到33849萬千瓦。同時,從1988年到2002年,隨著改革開放的不斷深入,按照公司化原則、商業化運營、法制化管理的改革思路,我國電力行業逐步實現了政企分開,并頒布實施了《電力法》,確立了電力企業的法人主體地位。

  廠網分開改革形成電源市場化競爭格局。2002年,國務院出臺5號文件,明確按照“廠網分開、競價上網”的原則,將原國家電力公司一分為七,成立國家電網、南方電網兩家電網公司和華能、大唐、國電、華電、中電投五家發電集團,以及四家輔業集團公司。出臺了電價改革方案和相應的改革措施,改進了電力項目投資審批制度。在東北、華東、南方地區開展了電力市場試點工作。廠網分開后,電源企業形成了充分競爭的市場化格局,進一步提升和發揮了市場機制的推動作用,激發了企業發展的活力,使得電力行業迎來了又一次快速發展的新機遇,這期間無論是電源建設規模,還是電網建設規模,都達到過去幾十年來電力建設的頂峰。

  新電改加快推動電力交易市場化。2015年3月,《中共中央國務院關于進一步深化電力體制改革的若干意見》(即9號文件)印發,開啟了新一輪電力體制改革,當年,六個配套文件也相繼出臺,隨后各項改革試點工作迅速推進。截至2017年底,電力體制改革綜合試點擴至22家;輸配電價改革試點已覆蓋全部省級電網;售電側市場競爭機制初步建立,售電側改革試點在全國達到10個,增量配電業務試點則達到195個,注冊登記的售電公司超過1萬家;交易中心組建工作基本完成,組建北京、廣州兩個區域性電力交易中心和32個省級電力交易中心。電力現貨市場建設試點啟程,八個地區被選為第一批電力現貨市場建設試點。

  市場化改革降低企業用電成本。隨著新一輪電力體制改革的推進,大用戶直購電、跨省跨區競價交易、售電側零售等具有市場化特質的電量交易已初具規模,市場化交易電量占比日益提高,降低了企業用電成本。新電改歷時3年,完成各省級電網(西藏除外)輸配電價核定,核定后全國輸配電價較原購銷價差降低1分/千瓦時,核減32個省級電網準許收入約480億元。2016年,市場化交易電量突破1萬億千瓦時,為用戶節約電費超過573億元。2017年,全國市場化交易電量累計達1.63萬億千瓦時,約占全社會用電量的26%,為工商企業減少電費支出603億元。

  八、電力就業崗位持續增長,為社會民生作出重要貢獻

  改革開放40年來,隨著經濟的快速發展,我國各行業就業規模持續擴大、人才結構不斷優化,徹底改變了計劃經濟體制下的就業模式和人才活力不足局面。40年來,電力行業為社會提供的就業崗位持續增長,為社會民生作出重要貢獻。同時,在“人才強企”戰略的引領下,培養了大量高素質的管理人才和技術人才。正是這支勇于創新創造的人才隊伍,創造了電力事業40年的輝煌成就。

  電力就業崗位持續增長。電力職工隊伍是伴隨電力工業的發展而成長壯大的,改革開放初期,由于電力工業發展落后,電力職工隊伍的成長也較為緩慢。1978年,全國電力工業職工總數為96.97萬人,其中發電企業25.45萬人,供電企業19.53萬人。而到了2017年底,據中電聯統計,僅國家電網公司等16家大型電力企業(截至2017年底,全國發、供電企業共6238家,電力建設企業326家),職工總數達215.99萬人,較1978年增加119.02萬人。

  電力從業人員綜合素質普遍提升。改革開放前,電力企業人力資源水平普遍不高,學歷較低,高素質管理人才與技術人才極其短缺。改革開放后,國家和各級電力工業主管部門極為重視培養各類電力專業人才,除在高等院校設立電力專業外,還專門創辦電力高等院校和中等專業學校,為電力行業培養和輸送人才,到1990年末各類工程技術人員達到15.77萬人。近年來,各電力企業加強實施人才戰略,電力行業從業人員綜合素質得到更快提升。截至2017年底,國家電網等16家大型電力企業中,本科及以上學歷占職工總數的44.8%;生產技能人員是電力職工隊伍的主力軍,占職工人數比重達52.9%;中級及以上職稱等級人員比重達44.3%。

  高層次創新型科技人才正在發揮重要作用。近年來,隨著我國“千人計劃”、人才引進、“大眾創業、萬眾創新”等更加積極、更加開放、更加有效的人才政策的實施,我國電力人才結構展現新局面,培養和引進了一批電力領域的高層次戰略管理人才、科技領軍人才和高水平創新團隊,在傳統技術升級和新技術研發中形成了一批世界一流的科技成果。電力行業的創新型科技人才正在成為推動電力企業技術創新和實現科技成果轉化應用的重要力量。

  九、電力普遍服務水平顯著提升,人民群眾獲得感和滿意度得到提高

  改革開放40年來,中國前后共計有7億多人脫貧。電力不僅支撐了我國工業的高速發展,滿足了城市的消費,還大力服務于農村經濟發展、農民生產生活。40年來,通過全面解決無電地區人口用電問題、大力推進城鄉配電網建設改造和動力電全覆蓋、加大電力扶貧工作力度,電力普遍服務水平顯著提升,2017年人均用電量達4550千瓦時,約是1978年的16倍,已接近世界平均水平。40年來,電力發展成果更多惠及社會民生,人民群眾的獲得感和滿意度明顯提高。

  全面解決我國無電人口用電問題。改革開放之初,我國的農村電氣化水平極低,從1982年起,隨著“自建、自管、自用”和“以電養電”等政策的實施,全國農村電氣化建設有序推進。1983年、1990年、1996年,國家先后組織了三批共600個農村水電初級化試點縣建設。1996年,全國有14個省(市區)實現了村村通電、戶戶通電。截至2012年底,全國還有273萬人口沒有用上電,主要分布在新疆、四川、青海、甘肅、內蒙古、西藏等偏遠地區。國家能源局審時度勢,于2013年正式啟動《全面解決無電人口用電問題三年行動計劃(2013~2015年)》。至2015年底,隨著青海省果洛藏族自治州班瑪縣果芒村和玉樹藏族自治州曲麻萊縣長江村合閘通電,全國如期實現“無電地區人口全部用上電”目標。

  農網改造升級帶動農村經濟社會發展。改革開放之初,農村電網薄弱,我國高度重視農村電網建設與改造,長期以來保持持續投入。1998年以來,陸續實施了一二期農網改造、縣城農網改造、中西部地區農網完善、無電地區電力建設,農網改造升級工程。2016年啟動新一輪農村電網改造升級工程,2017年9月,國家電網宣布提前3個月打贏新一輪農網改造升級“兩年攻堅戰”,累計投資1424億元,完成153.5萬眼農田機井通電、6.6萬個小城鎮(中心村)電網改造升級、7.8萬個自然村通動力電,惠及1.6億農村人口和1.4億畝農田。南方電網公司實現4709眼機井通電、262個貧困村通動力電、全面完成7665個小城鎮中心村電網改造升級。截至2017年底,新一輪農網改造升級三大攻堅任務“農村機井通電”“小城鎮中心村農網改造升級”“貧困村通動力電”順利完成,顯著提升了農村供電能力,農村電力消費快速增加,帶動了農村消費升級和農村經濟社會發展。

  光伏扶貧成為精準扶貧的重要方式。光伏扶貧被國務院扶貧開發領導小組列為精準扶貧十大工程之一。2014年,國家能源局、國務院扶貧辦聯合印發《關于實施光伏扶貧工程工作方案》,并隨后啟動光伏扶貧試點工作。截至2017年底,已納入國家光伏扶貧補助目錄項目553.8萬千瓦,覆蓋貧困戶96.5萬戶。此外,各地根據國家政策還自行組織建設了一批光伏扶貧電站。通過3年多努力,光伏扶貧取得了穩定帶動群眾增收脫貧、有效保護生態環境、積極推動能源領域供給側改革“一舉多得”的效果,成為精準扶貧的有效手段和產業扶貧的重要方式,增強了貧困地區內生發展活力和動力。

  十、電力國際合作開創新局面,發展成果惠及更多國家和人民

  改革開放40年來,隨著經濟實力的不斷增強,我國逐步積極主動地參與到全球經濟發展和經濟治理事務中。40年來,改革開放的大潮為電力行業帶來了勃勃生機,電力行業國際合作從最初的“引進來”發展到今天的“走出去”,從開始的閉門奮斗發展到提出以“共商共建共享”為特點的“一帶一路”倡議,電力國際合作無論從規模上、深度上還是理念上都有了空前的發展和質的飛躍,在增強我國電力企業國際競爭力的同時,使我國電力發展成果惠及更多國家和人民。

  “引進來”推動電力工業大發展。80年代初的電力投資體制改革突破了獨家辦電模式,拓寬了資金渠道,從僵化的計劃經濟體制中擺脫出來,電力行業利用世界銀行、亞洲開發銀行等國際金融組織貸款、外國政府貸款和出口信貸,從近20個國家進口設備。1982年和1985年分別投運了引進日本和法國的35萬和60萬千瓦亞臨界壓力機組。1987年和1988年引進美國技術自行制造的亞臨界壓力30萬和60萬千瓦機級相繼投運。電力工業在進口設備的同時,通過多種方式引進了工程設計技術、制造技術、施工、安裝、運行技術以及先進的管理經驗。40年來,我國電力行業在利用外資,引進國外先進的管理、技術、設備的基礎上,不斷地消化、吸收、并且進行技術革新和技術改造,管理和技術水平不斷接近和達到國際先進水平,逐漸地從“引進來”過渡到“走出去”。

  “走出去”不斷取得新突破,“一帶一路”開創電力國際合作互惠雙贏新局面。改革開放以來,電力行業的“走出去”道路,始于對外援建,逐步發展到境外工程承包與勞務合作、電力設備出口和對外投資與經營等各個領域。在海外項目方面,從上世紀80年代早期開始,中國就以承包商身份承建海外火電站項目,2014年境外火電項目占到全年火電簽約總金額的49.3%,大型燃煤機組已經實現批量出口。

  2013年,我國提出“一帶一路”倡議,有力促進了我國經濟社會發展和對外開放,增強了我國國際影響力和感召力。電力行業積極響應,努力“走出去”,與“一帶一路”沿線國家互惠合作,實現雙贏。核電、火電、水電、新能源發電及輸變電對外合作不斷加強,投資形式日趨多樣,大型電力企業對外投資項目、新簽對外承包及在建項目合同額顯著增長,帶動了我國標準、技術、裝備、金融“走出去”。2013~2017年,我國主要電力企業在“一帶一路”沿線國家簽訂電力工程合同494個,總金額912億美元;實際完成投資3000萬美元以上的項目50多個,共完成投資80億美元。不完全統計,5年來,我國電力設備直接出口總額62.84億美元、技術直接出口總額22.48億美元,境外工程帶動電力設備出口總額177.68億美元、帶動技術出口總額51.22億美元。“中國制造”“中國建造”“中國服務”受到了越來越多國家的歡迎。

  積極參與國際能源治理。改革開放以來,特別是黨的十八大以來,我國通過多次舉辦國際性能源活動,形成了一系列重要文件。如2014年舉辦第11屆APEC能源部長會議,發表《北京宣言》;2015年和2016年連續舉辦兩屆蘇州國際能源變革論壇,達成《蘇州共識》;2016年舉辦G20能源部長會議,發表《北京公報》;2017年舉辦“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加快設施聯通”平行主題會議,形成《推動“一帶一路”能源合作愿景與行動》。此外,還于2014年正式加入國際可再生能源署,2015年正式與國際能源署建立聯盟關系。《巴黎氣候協定》生效,我國亦是積極倡導者、踐行者。

  我國電力行業企業與國際知名能源電力行業組織、企業保持密切聯系與合作,積極參與、主導、組織各類國際組織交流活動,國際交流更加頻繁,參與國際能源電力事務的能力、影響力和話語權不斷增強。截至2017年底,國內電力行業、企業分別加入了125個國際主要行業技術組織與機構,并在其中的48個組織或機構擔任主要角色單位,102位各類專家、學者在上述組織擔任主要職務;國內電力企業在境外的128個國家和地區共設立有效分支機構或辦事處600個。

  40年追趕超越,40年厚積薄發,我國電力工業走過了40年極不平凡的歷程,取得了舉世矚目的輝煌成就。然而成就終將載入史冊,更加艱巨的任務擺在面前,當前電力改革問題、綠色發展問題依然艱巨。黨的十九大已經確定了推進能源生產和消費革命,建立清潔低碳、安全高效的能源體系的目標。電力行業要堅決貫徹十九大報告的精神,以“四個革命、一個合作”能源安全新戰略為引領,推進綠色發展,建立清潔低碳、安全高效的能源體系,促進我國生態文明建設,共建綠色美麗中國!

 (來源:能源研究俱樂部 ID:nyqbyj 作者:齊正平 林衛斌 齊正平為中電傳媒能源情報研究中心副主任;林衛斌為北京師范大學創新發展研究院副院長)

免責聲明:電力設備市場網信息來源于互聯網、或由作者提供,其內容并不代表本網觀點,僅供參考。如有侵犯您的版權或其他有損您利益的行為,我們會立即進行改正并刪除相關內容。
超碰国内自拍刺激,国外自拍超碰,超碰精品,超碰99